《咸鱼娘娘一心只想翻墙》小说全文精彩试读 《咸鱼娘娘一心只想翻墙》最新章节目录

《咸鱼娘娘一心只想翻墙》这部小说的内容很有代入感,百里十书的文笔让人着实佩服,将主角温念软云辰安的人物形象刻画的栩栩如生,《咸鱼娘娘一心只想翻墙》故事内容干净利落,没有拖泥带水,而且情感表达很到位,《咸鱼娘娘一心只想翻墙》温念软身为皇上的妃子,拿的是宫斗剧本。按照套路,要开启宫斗模式?达咩!她只想猥琐发育。她最大的梦想是做条能吃能喝能玩能浪的咸鱼。她只想躺着,不想翻身。她更不想跟一群女人争一个狗皇帝,她只想独自美丽。白天,她是弱柳扶风、一步三喘的温妃娘娘,哄得了太后,拿捏得了妃子。最大爱好,找几个妃子聚众

《咸鱼娘娘一心只想翻墙》小说全文精彩试读 《咸鱼娘娘一心只想翻墙》最新章节目录

第九章

009:温念软想翻墙!

温念软伸出食指摇晃:“只能看看怎么能行。”

秋白小心脏一跳:“那娘娘还想干嘛?”

温念软对她眨眨眼,吐出惊骇世俗的四个字:“占为己有。”

秋白张大嘴,如遭雷劈。

她哆嗦着小嘴:“娘娘,您、您不会是想......红杏出墙吧?”

“说什么浑话呢,”温念软白了她一眼,秋白刚松了一口气,却又听她轻哼:“你家娘娘是那种矜持的人吗?什么红杏出墙,多麻烦,劳资直接翻墙好吧。”

“......”

秋白双腿一软,险些摔倒。

今年的这个春天,看来皇上的头上非得长绿色的小草不可。

回月遥宫的路上,溪竹跟在云辰安身后,踌躇几下,不解问道:“主子为何要包庇着那位温妃娘娘?”

他家主子明明知道那贼人就是温妃,还对皇上有所隐瞒,虽说主子性子温善,但这也不是他的做事风格。

云辰安目视着前方的路,初春的暖风在他眸中荡漾,吹起一丝涟漪,他淡淡轻笑:“可能,她比较有趣。”

有趣?怎么有趣了?

溪竹不懂。

......

温念软走到朝阳宫门口,桂嬷嬷已经在此等候多时了,看见温念软走过来,老脸上的褶子更深了,咧开嘴笑道:“太后已经盼娘娘好长时间了,今儿个可算是把娘娘给盼过来了。”

虽然温念软不受皇上待见,日子过的寡淡,但她身后还有一个太后,宫人也都是识趣的,看在太后的面子上,也不敢对她有任何不敬之意。

“多谢桂嬷嬷在此等候,让你久等了。”

温念软垂着眸子,客客气气应声,说话一副柔柔弱弱的样子。

“娘娘哪里的话,这都是老奴应该做的。”

桂嬷嬷老眼笑成了一条缝,眼底闪着精锐的细光,仔细打量了温念软几眼。

她身为太后身边的老人,跟着太后在宫里混了几十年,早就练就了一双火眼金睛,什么人什么性子她看一眼便知。

如今见过温念软,心里暗忖这位温妃果然是个身子弱的,说话都是有气无力,性子也是软绵绵的。

桂嬷嬷虽然有一双“火眼金睛,”但奈不住温念软的“七十二变。”

论演技这一块儿,谁也演不过温念软。

推开宫门,桂嬷嬷掀开珠帘,带温念软进了正殿。

李吟秋正斜躺在一张软塌上,半眯着眸子小憩,如今年过四十,风韵犹存,皮肤光滑细致,眼角连一条纹路都没有,保养极好。

温念软上前施礼:“臣妾给太后娘娘请安,娘娘万福。”

“好孩子,都是一家人,这般客气作何,”李太后扶着一旁宫女的手坐起来,笑容慈祥,对温念软招招手:“这么长时间没见,来上前让哀家好好看看。”

温念软迈着小碎步,听话的走上前,李太后拉着她的手坐在身边,摸了下她的脸,满眼心疼:“怎么越来越消瘦了,哀家每隔一段时间,不是都让人送扶华宫一些补品吗,怎么越补越瘦了。”

可不是嘛,她家娘娘是越补越瘦,滚滚那色猫儿可是越补越胖。

秋白在心里腹诽了一声。

李太后确实送扶华宫不少补品,起初温念软还能喝上几碗,可到后来喝腻了,闻着就想吐,就把后来送来的那些补品都给滚滚喝了。

喝了那么多补品,滚滚已经快成个球了,到时候真的就能“滚”了。

温念软却解释道:“都怪臣妾的身子虚弱,那补品喝完也无济于补,”她一副歉然模样:“臣妾这副残破身子,让太后娘娘费了不少心思,也浪费了不少补品。”

李太后嗔她一眼,拍拍她的手,“哪有什么浪费不浪费的,只要能补好你的身子,浪费再多哀家也愿意。”

主要怕是她这枚棋子有个好歹,会影响大局吧。

温念软心底冷笑,面上却是感激涕零:“太后娘娘对臣妾真好。”

“你这傻孩子,都是一家人,哀家不对你好还能对谁好,”李太后笑的慈眉善目。

温念软心里鄙夷,现在话说的这么冠冕堂皇,之前原主不想进宫的时候,谁在乎过她的感受,一家子人把她往火坑里推。

结果呢,原主最终还是被害死了,躺在病床上郁郁而终,死的悄无声息,侯府的一家人都没见过她最后一面。

李太后跟她闲聊一会儿,都是一些无关紧要的事情,温念软知道这老妖婆还没进入主题,李太后说一句,她便顺从的应声一句,也不忤逆她的话。

李太后看她这般低眉顺眼的模样,眼底越发满意。

越是这样,越好拿捏。

但她只看到了温念软表面是个软柿子,背地里可是带刺儿的。

李太后对桂嬷嬷使了个眼色,桂嬷嬷会意,挥退了殿里的宫人,就连秋白也被带了出去。

殿里只剩下李太后和温念软,还有桂嬷嬷,她是李太后的心腹,有什么话李太后也不会避着她。

李太后端起茶水饮了一口,随即桂嬷嬷接过她手上的茶盏,李太后又不紧不慢的拿锦帕擦拭一下嘴角。

温念软心里等的都不耐烦了,磨磨唧唧的,说个正事铺垫这么长时间。

娘的,早知道她就不来了,真是累的慌。

李太后摩擦着无名指上的金色护甲,眸光看向温念软,一番旁敲侧击:“念软,这段时间皇上可曾召见过你?”

温念软摇摇头,实话实说:“未曾,从入宫开始,皇上都没召见过臣妾。”

李太后的脸色转沉:“这么说,皇上还没翻过你的牌子?”

温念软低着头,脸色露出羞色,轻咬着红唇点点头。

一番欲怯还羞的姿态被她拿捏的甚好,很是自然。

不拿出她精湛的演技,怎么能跟这老妖婆飙戏。

李太后脸色有些不好看,叹了一口气:“你都入宫半年了,怎能还没跟皇上同过房。”

即便她情绪隐藏的再好,也不免让人听出一丝怒其不争的意味。

她最担心的,就是温念软不争宠,若是不把皇上拿捏住,以后他们的计划还怎么实行。

温念软一脸羞愧:“都怪臣妾身子不争气,半年来几乎都是病卧床榻,皇上估计是看不上臣妾的身子,所以从来都不翻臣妾的牌子。”

  • 发布时间:2022-11-24 17:04:31
  • 作者:百里十书
    小说名:咸鱼娘娘一心只想翻墙