有哪些值得推荐的小说时落明旬精彩试读(明总夫人又去摆摊了)

时落明旬是小说《明总夫人又去摆摊了》中的角色,该部小说的作者看水是水的文笔清新流畅,让《明总夫人又去摆摊了》中的每个人物都富有了灵魂,时落明旬在其中的故事线有明有暗,每一章节都承前启后,环环相扣,一起来看玄学小说《明总夫人又去摆摊了》吧明家长孙明旬相貌英俊,脾气温和,在生意场上所向披靡,他只有一个缺点,那就是身体弱。据闻明家请过数位天师为明旬续命,皆无功而返。整个上京的人都知道明家大公子活不过二十九。明旬今年已经二十八。众人都等着明家的噩耗。。。。。。。直到过了二十一岁的命劫,时落才被师父赶下山,临走前,

有哪些值得推荐的小说时落明旬精彩试读(明总夫人又去摆摊了)

第六章

第六章 我既然来了,孩子就会没事

张凤英特意嘱咐过,她姨妹就没有大肆宣扬,路上遇着认识的人,张凤英只说时落是她妹子,来看看姨妹家孩子。

那孩子烧的浑身通红,小身体时不时抽搐一下,据家里人说,不管是打针还是吃退烧药,都已经不管用了,张凤英的姨妹没法子,只能用温毛巾不停地给孩子擦身。

时落到时,年轻的妇人边给孩子擦身边哭。

“姨姐,你们可算来了,小佳她都快没意识了。”

“别着急,大师很厉害,她肯定能给小佳看好。”张凤英抓着姨妹的手安慰。

时落并没掺和姨姐妹两的寒暄,她直接走到孩子的小床前。

道家说人有三魂七魄,心之精爽,是谓魂魄;魂魄去之,何以能久?而古人又以为魂是阳气,构成人的思维才智,魄是粗粝重浊的阴气,构成人的感觉形体。

时落一眼看出这孩子是少了一魄。

她伸手,捏了捏孩子的手腕,然后松了手,回头,看向张凤英的姨妹,问:“我能走一圈吗?”

“大师请。”无助的妇人用力点头,“我带大师去。”

张凤英姨妹家的房子是村里常见的,两层,一层四间房子,二层四间,姨妹一家住在二层,一层是左边是客厅跟餐厅,右边两间是姨妹的公公婆婆住的。

时落先从二楼看。

姨妹带路,把每间房间门都打开,她抹着眼睛,微微躬身,站在门口,让时落挨个屋子看了一遍。

四间看完,时落没做声。

“楼下能看吗?”顿了顿,她问。

“能,能看。”姨妹忙说:“我带您下去。”

姨妹的公婆伸着脑袋往二楼看,在姨妹带着时落下楼后,她婆婆不赞同地小声咕哝,“年纪这么小,能有多厉害?早说了让我带去背头镇还不让,人背头镇的神婆还跟庙里的大师是朋友,附近几个镇子孩子被吓着都去找她看,看完就好。”

“背头镇离这里四五十里路,怎么去?让你家老大开车帮着送一趟,他不愿意,你要带着小佳起三轮车去啊?”姨妹边哭边喊。

“老大开的是出租车,哪里有时间去背头镇?”

“我都说了给他车费,他还不愿意。”

“他,他怎么好意思跟你要钱?”姨妹的婆婆自觉有些理亏,她声音更小了点,“再说了,老大不是说了吗,他后天会抽半天时间带小佳去。”

姨妹想破口大骂,张凤英抓着她的手,跟她摇头,然后朝姨妹婆婆阴阳怪气地说:“大姨,小陈出国有半年了,他走前说了要你们多照顾点丽丽跟孩子,当时你们家老大也是点了头的,现在孩子高烧不退,你们就是这样照顾的?”

“丽丽是孩子妈,她自己都照看不好,还能指望我这个奶奶?”

时落没兴趣听这家人的伦理剧,她径直往楼下走。

姨妹丽丽原本还想跟着吵,见此,连忙跟时落下了楼,走过公婆身边时,丽丽瞪着老两口,“大师要看看你们屋。”

大有一种你不让看,我就跟你拼命的架势。

丽丽公婆不敢吱声,“看就看,孩子发烧,跟我们也没啥关系,还不是你自己没带好,吓着她了。”

时落在丽丽公婆的房间转了一圈,最后停在床头的一个长方桌子前。

这是村里人家常有的长方桌子,桌子有半人高,最上层是两个抽屉,抽屉上了锁。

时落看着锁,“打开。”

“你这丫头到底会不会看?这里头又没啥东西,打开干啥?”公婆站着没动。

丽丽直接喊,“让你打开就打开!再不打,我砸了!”

一个愤怒的母亲是没多少理智的,一向温和的儿媳突然暴起,眼睛通红,老两口哪里敢再多说,婆婆从腰间拿出一串钥匙,将抽屉打开。

时落上前,垂眼往里看。

抽屉里有些乱,穿的用的都有,时落的视线落在左边抽屉最角落的一个小铁盒里,她转头问丽丽公婆,“谁的?”

“那个你不能动!里头可都是好东西,值钱着呢。”婆婆上前,将时落挤开,她小心将铁盒子拿出来。

“这里头都是老物件,以后是要留给你们的,你现在也别争抢。”这话是对丽丽说的。

“死人墓里的东西也是好东西?”时落看着小心捧着盒子的老太太,淡声问。

“你说啥?”丽丽婆婆手一抖,差点将铁盒子扔出去,可她到底还是不信时落的,她又抓紧了盒子。

时落根本不用看铁盒子里的东西,她问丽丽跟她公婆三人,“你们谁曾将里头的东西给孩子戴上过?”

丽丽肯定是没给孩子戴过,她看向公婆,眼神几乎能吃人,“你两谁?”

虽这么说,但是丽丽的视线是落在婆婆身上的,她公公就没抱过孩子。

老太太眼神飘忽,果然有些心虚。

“不管那东西你们是如何得来的,那是从死人墓里盗出来的,上头沾了阴气跟煞气,你让一个孩子戴上,她能好?”

魄本就属阴,自然是阴物最喜欢的食物,尤其是孩子纯净的魂魄。

丽丽直接朝老太太扑过去,打落她手里的铁盒子。

盒子本就没盖严实,落地后,盖子滚远,盒子里的东西洒落一地,一枚铜钱掉在了时落脚边。

时落盯着铜钱看,眉头微皱。

“大师,就是这东西?”丽丽颤声问。

时落一脚踩在铜钱上,用力碾了碾。

“你胡说。”丽丽婆婆不信时落,她说:“人家神婆说了,戴铜钱能辟邪挡灾,我才给小佳带了半天。”

她还抱着孩子出去炫耀一番,后来听村里一人说这种古钱值钱,便宜的一个能有好几百,贵的甚至成千上万。

老头子跟她说过这铜钱是古董,那肯定值钱,丽丽婆婆后来还是舍不得这么贵的古董带在孙女脖子上,只带了半天就拿了下来。

亏得只带了半天,若是时间久了,这孩子恐怕就不是少一魄这么简单。

“你怕是不知道戴之前铜钱跟绳子都是要开光,佩戴铜钱还要与五行八字相配才有用,这些东西来历本来就不详,你孙女又是阴年阴月阴日出生,能讨得了好?”

丽丽恨不得撕了她婆婆,可现在孩子最重要,她扑通一声直接跪在了时落面前,求道:“大师,求你救救我的孩子,她才一岁多,她要是有个三长两短,我也活不下去了。”

时落侧开身,她上前,扶起丽丽,“我既然来了,孩子就会没事。”

  • 发布时间:2022-11-24 15:30:52
  • 作者:看水是水
    小说名:明总夫人又去摆摊了